亚博APP手机登录网页版(中国)集团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践教学 > 内容

论哲学 ——读《马恩文集》第一卷(1843-1848)有感-2017级电商3班李日明(指导老师:陈代东)

发布时间:2020-04-13 20:22:09       点击

论哲学
——读《马恩文集》第一卷(1843-1848)有感
 
班级:电商1703    姓名:李日明    学号:201704070318    指导老师:陈代东 
 
      生而在世,无论你是选择从事什么样子的工作,选择去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懂得与了解一些货真价实的的哲学肯定会对你有着莫大的帮助。或在于生活,或在于事业,抑或是在于学习,或多,或少,哲学会在必要时对你伸于援手。哲学,它可以帮助你成为一个敢于大胆思考,有冒险思想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敢于大胆思想总是我们通往成功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假如你能够永不停息的思想,那么你的思想就不会衰老,而大胆的思想正是敢于思想的标志。

      读完了《马恩文集》第一卷后,我发现,要学习马克思的著作,最好是从哲学部分开始学起,因为哲学这一部分会告诉你,马克思、恩格斯用的是什么方法论。同时,我也发现,早期的马克思受黑格尔哲学的影响颇深。马克思和恩格斯把黑格尔的辩证法颠倒了过来,进行了唯物主义改造,从而形成了唯物辩证法。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唯物论辩证法认识论统一的哲学。所以,在阅读完《马恩文集》第一卷之后,我对于学习哲学的思考更加的深入了,不仅仅想要学习如何去了解哲学以及我们该如何从哲学的角度看待马克思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哲学,更加想要去掌握哲学的精髓。我认为,哲学会使我的生活变得更加有存在意义。这是我所阅读书籍后的一些感悟与体会。
      练武要练真功夫,而学习哲学就要学习真哲学。因为,虚假伪劣的哲学会让你的思想后退并且快速的“衰老”。无论做什么样的事情,想要把事情做得好,其实都是需要我们拥有某种能力和技术的。那么,我们想要学好哲学,需要在思想上下的功夫又是什么呢?其实,哲学便是一门思想的功夫,按照更加严格的、更加正规的说法来讲,哲学其实便意味着一种思想的方式方法。其实哲学的根本是在于它是作为一种思想的进步,也就是所谓的 “元”思想,在我所知道的,我曾经阅读过的一本书中,对于“元”的解释是“在什么什么之后”。哲学是在人们各种思想观念之后的更加进步的思想,通俗易懂一点的说便是,哲学等同于“大道理”。要想进一步研究哲学,其实是有点难度的,因为哲学与其它的我们所学的知识都不为相同,主要表现在于哲学它并不是一种知识。学习知识,你可以从不知道的事情变成知道,而学习哲学并不能让我们去多知道一些事情。但是,研究哲学还是有其用处的,哲学的用处看起来简单,但它其实是一个对于哲学家来说都很难于解答的难题。那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去学习哲学呢?哲学它不同于科学,科学可以有助于我们发现自然和万物的规律变化,不同于学习逻辑能够帮助我们正确分析和推理难题。更不同于艺术方法,可以用于创造作品。其实,哲学问题是人类思想自然而然产生的,并不取决于我们是否愿意去思考哲学的问题。当思想深入到了一定的层面,哲学也就成为了必需的了,思想没有哲学,它是落后和不健全的。就像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如果脱离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它就像是没有了根基一般。那么,哲学的用处在于进一步研究我们的“思想观念”并对其进行判断。通过对“思想”的研究,我们才能选择是否应该去相信这些“思想”,才能去判断这些“思想”的意义和价值。知道对、错,才能做出选择,这就是哲学的用处。
      哲学,其实就是对事物、对思考本身进行的解释与判断,是面向思想内部本省的。总的来说,哲学是思想之后的“更进一步”思考和研究。
      思想是没有办法解释它们本身的,所以需要哲学的存在,来进一步阐述思想、解释思想。哲学是开路而行的,因为在哲学前面是没有路可言的,它是对于思想的“进一步研究”,以思想所存在的问题为出发点,而好的和坏的哲学之间,区别在于,好的哲学是以正确的方法去思想的,而坏的哲学却不是。就像是在《神圣家族》这一章节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初步论述了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一部分重要思想,指出了在历史发展进程中是社会的物质生产起决定作用而不是自我意识,也同时论证了人民群众在历史发展中的伟大作用,阐述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必定瓦解的历史趋势,同时也强调了无产阶级必然可以自己解放自己。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马克思不仅和唯心主义以及旧唯物主义彻底划清了界限。而且他阐明了辩证唯物主义的实践观, 阐述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思想,强调了哲学家们过去只是在用不同的方式去解释世界,但是问题主要是在于改变世界。
      以上马克思的这些思想的诞生有着一个前提条件,它们都是以一个正确的方法去思想的,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等。虽然说,哲学是开路而行,但是也只有好的哲学才能在这条路上愈行愈远。哲学只是《马恩文集》中所谈到的一个部分。学习哲学,不仅是有利于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思想以及他的文献书籍,在我们的生活中以及人生道路上也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学习哲学的方法有许多,其中之一就是:提问。但提问也是有一定的规格的,追问是哲学的基本功,并且正确地追问,是哲学的入门。我们每个人都懂得追问,但正确的追问方式,我们不见得都会。我所了解到的,在追问中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加式的追问”,另一种是“减式的追问”。
      加式追问,指要我们扩大我们的思考范围,增加我们的思考事物。我们要先了解到我们为什么要追问,才能够以正确的方式去使用加式追问的方法,才能掌握好分寸。首先,我们是因为有了不能够去理解的事物,无法用我们所拥有的知识去对它进行解释,所以我们回去追问,试图来通过提问的方式来更加深入的发现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关于我们所要追问的问题是否有意义,用一条与加式追问有关的定理来解释就是:一个有意义的问题,它首先必须要有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是要存在于事实的基础之上的,超出了事实的范围去追问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通俗一点说,就是超出事实的问题,是没有答案的,这样子的追问,就是胡追乱问。有时候,我们也会犯这种错误。例如我们常说的:事出皆有因。因为我们用因果的联系去看待我们遇到的问题,所以我们会觉得,事情的发生,都会有其原因,所以,我们为了找到问题的根源,就会不断地追问。但是事实上,“事件”无穷多,要尽其然的找到“根源”本来就是一个不科学的,无法完成的事情,即使我们接下来所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也毫无意义。所以,“每一个事物都有它的原因”这个前提是值得我们怀疑的。用马克思基本原理:现象与本质来解释就是,因为本质在现象中是看不到的,所以,我们并不能就地深入地去追问问题,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方法。不然本质就仅仅是现象罢了。本质其实就像是装在了一个无法打开的箱子里的谜底,有时候我们猜到了谜底的大概,却没有办法猜对谜底。也就是说明,如果一个问题,它可以允许任意的解答,那么它就不能够称之为是一个具有意义的问题。
      追问的第二种方式:减式追问。减式追问是与加式追问相反的两种方法,减式追问主要是为了不断地对我们现有的看法打折扣,削弱我们的信念,想要证明我们了解到的事物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抓住破绽和弱点是减式追问的特点。想要找到思想的破绽,主要有两个技术:一个是举反例,意思是在思想所允许的范围,我们可以找出一个反例来证明自己的“胡说八道”;第二个技术是找出不合理,就是我们要在思想里找出一种不合理的要求来找到思想的破绽。通过批判性的研究,找出不合理。就像是《马恩文集》第一卷中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里,马克思通过批判性的研究,提出了一系列新的经济学观点、哲学观点和共产主义观点。他用异化劳动的理论批判资本主义,指出工人阶级必须采取现实的共产主义行动,打碎私有制的桎梏,使本阶级和整个社会获得解放。
      还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学习哲学的方法:诡辩法。诡辩,我们一般常把它解释成为胡搅蛮缠,具有贬义的含义。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为“诡辩”解释, “诡辩”其实实际上说明了人类思想中的一种方法,诡辩术运用了高明的逻辑方法,而逻辑是人思想需要的一般方法,无论是数学、科学还是哲学,都在大量的使用这逻辑,缺了逻辑,人类实际上可能不会有思想。人们习惯用事实去评价诡辩,根据事实来说明诡辩它是错的,但是,事实有时候和逻辑的结果是相反的,也就是说,事实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对的。有时候,思想和事实是两回事,事实与思想的联系主要表现在于思想可以运用到事实里去。所以说,看待事物,我们并不能只从一方面出发。就像是我们学过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在当初我们学习这篇文章的时候,不是也被庄子与好友的“诡辩”所逗笑吗?其实深入思考,他所说的,并非全无道理。
      著名哲学家笛卡儿用怀疑法来学习哲学,还发明了“笛卡儿式怀疑”。因为如果一个人不具备怀疑的能力,那么这个人事实上根本就不会思想。因为如果对于所有事情都不怀疑,就说明别人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你所听到的都是他人的想法,并非你自己的。其实怀疑有时候并不等于否定,怀疑是因为没有一个确定的主意去肯定或者否定,同时,怀疑和犹豫也是不同的,犹豫是拿不定主意,觉得都好,而怀疑是有一个明确的态度的,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去肯定或者否定,那就放弃。怀疑有时候和不可置否相似。从可疑的事情出发,从而探索到一些不可置疑的东西,这是一些怀疑派哲学家常做的,而那些不可置疑的东西,就是真理。在这个时候,怀疑也就会由是一种态度转变成一种哲学的方法。所以,怀疑不代表着我们胡思乱想,有可能是开启另外一种思考的方法。
      有时候我们思考问题,会发散我们的思维,回头发现,我们在思考的过程中发散出去的思维带回来的问题太多,同时,这些问题并不容易解决,有时为了解答这些问题,哲学家们不停地“追问”,从一个问题到另外一个问题。但是思维太过遥远,脱离了原本的思想,所以,这时候就需要我们“精打细算”的把我们多余的思想“剃掉”,如果不必要,那就不要增加思考的重量,把我们多余的想法用剃刀去掉,有时候更利于我们整理思绪,便于思考。真理是简单的,复杂真理是由许多简单真理构成的,正如复杂的机器也是由简单的各种零件组合而成的。因为简单的东西能够更好的被人所理解,但是简单并不等同于容易。
      《马恩文集》中也讲到了辩证法,辩证法讲究灵活的看待问题,一是要从整体的角度去思考,另外一个是要从历史的眼光去看问题。马克思把黑格尔唯心辩证法改造成唯物辩证法,唯物辩证法的基本思想是:“一个伟大的基本思想,即认为世界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体,而是过程的集合体,其中各个似乎稳定的事物同它们在我们头脑中的思想映象即概念一样都处在生成和灭亡的不断变化中,在这种变化中,尽管有种种表面的偶然性,尽管有种种暂时的倒退,前进的发展终究会实现”。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批判性地看待人类文化并选择性继承的优秀成果,特别是在批判地汲取黑格尔辩证法的“合理内核”和费尔巴哈唯物主义的“基本内核”的基础上创立的。辩证唯物主义的诞生是哲学史上的伟大变革,它不仅克服了古代朴素唯物主义的不彻底性,还克服了近代机械唯物主义的不彻底性,是真正地实现了唯物主义与辩证法的有机统一。在《马恩文集》第一卷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马克思便阐明了辩证唯物主义的实践观,论述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思想。
      关于《马恩文集》我也仅是浅读了第一卷,收益却颇多。当然,阅读《马恩文集》的作用不仅是在哲学方面带给我的启蒙,同样也引发了我对马克思主义对于我们当代青少年自身发展的意义以及它对中国发展的作用与意义的思考。但是,因为在哲学方面的感悟更多,所以就此仅将了阅读《马恩文集》后我对于哲学方面的感想写下。但是,我却不会就此止步,而是会把《马恩文集》继续阅读下去,细细感悟伟人若年不倒的其中思想魅力。

做一个思想上永远年轻的人,要真的下决心去学习,哲学会帮助你成为一个思想“永远年轻”的人。假如你能够永不停息的思想,那么你的思想就不会衰老。就如马克思主义思想一般,迄今依然“年轻”。